精准投喂的机巧 诚恳展现的关系

◎像玉的石头

如果让80后罗列自己印象最深刻的电视剧,相信《老友记》一定会榜上有名。说《老友记》塑造了一代青年关于城市生活的全部想象,并不算夸大其词。直到今天,已经迈入中年队伍的80后们仍然会在某些特别的日子里重刷《老友记》。

后来,国内有了《爱情公寓》,明显地带有《老友记》的痕迹。而《二十不惑2》里,大学毕业三年的好友再次住进同一个屋檐下,也未尝不可视作《老友记》的延续。然而,城市迅猛发展,每一代城市青年也必然拥有不同的想象与记忆。

人物设定的精准投喂

这确实是一部拍给20多岁年轻人看的电视剧。首先,四位主人公的职业设定非常讨巧。带货主播、投资经理、宠物医院行政兼网络写手、艺人经纪人,这些职业正是多数年轻人想象中的“另一种人生”。

与现实生活中苦苦追求的考编上岸相比,这些工作要么赚得更多,要么更贴近自己的兴趣,又或者更为自由。同时,这些职业又是真实存在但普及度、透明度并不高,多数观众并不真正了解这些职业的运行逻辑和工作状态,因此留下了较大的容错空间。

从实际效果来看,虽然也有业内观众,尤其是投资领域从业者批评该剧职场线悬浮,却并没有影响剧集的整体评价和口碑。在播出了37集后,豆瓣评分约27000条,评分8.1,在都市剧这一类型中算是相当不错的成绩。从弹幕的反应看,观众最关心也最喜欢的是关晓彤扮演的美妆主播梁爽的事业线。

同时,主人公们的性格及经历也是根据年轻人的口味量身打造的。剧集为梁爽打造了高冷精致、干脆利落的职场“大女人”形象,这是年轻女孩希望自己在工作场合能够成为的样子。拼命工作赚钱买房的白领姜小果则是普通女孩的集合体,大多数观众都能够在她的身上投射自我,产生共鸣。富二代段家宝单纯开朗,她家遭遇破产,或许是为了让观众心疼她的同时庆幸自己尚属平稳的生活。至于新加入的角色丁一煊,甜美温暖、热爱幻想,磕CP把自己磕了进去,既是纸片人的创造者也是纸片人本身。

四个角色分工明确,各有担当。

如此精准的“投喂”让观众非常安全地待在了自己的舒适圈——每个人物最终都是可爱的,不会有难以理解难以接受的缺陷来刺激观众的神经,挑战观众的认知。段家宝的邋遢、梁爽的嘴硬、丁一煊的恋爱脑、姜小果的浪漫过敏,都只是一些无伤大雅的小毛病,不会给他人造成实质性的伤害。

如果现在的年轻观众看《老友记》,大约无法忍受瑞秋的任性和莫妮卡的控制欲,那是一种真的会制造麻烦,甚至痛苦的个性特征。或者不用进行时空跨度如此之大的比较,看看去年近似题材《爱很美味》中的刘净,又或者今年上半年家庭伦理剧《亲爱的小孩》中的方一诺:前者的优柔寡断和后者的固执倔强,引起了很多观众激烈的抵触情绪,部分评论由此认为主人公无法引起观众的喜爱和同情就是失败。

因可爱而安全——或许也是因安全而可爱,似乎正在成为以女性为主要表现对象的影视剧的共同策略,因此八百年前的赵盼儿才需要在当下抹去风月与风尘。或许有人会问,塑造好的女性形象难道不是对女性的尊重吗?那么,我们也可以在此基础上继续追问,将男性想象中的好女孩替换为女性想象中的好女孩,从取悦男性转变为取悦女性,一切就真的好了吗?

城市与人的关系呈现

除了安全可爱的人物设定,《二十不惑2》最吸引年轻观众的当然是对人物关系的刻画。CP各有各的磕法:有人觉得“颂果”非常互补,也有人时刻期盼着“寻果”归来;有人觉得“命中朱丁”高甜,也有人觉得尴尬。但是四位女孩的友谊,无疑实实在在地抚慰了每一位观众的心。

“闺密互撕”几乎已是上个世纪的桥段,“雌竞”亦在这两年受到广泛批评,因为现实生活中女性受到的鼓励和支持,往往更多地来自女性友人、女性前辈和女性同行。于是,女性友谊也成为了新的热门主题。

然而,从《小时代》开始直到时空大挪移的《流金岁月》,又或者是《欢乐颂》,“没钱就不配拥有闺密”“这到底是闺密还是爹”的质疑一直未能平息。如何想象离开青春与校园、进入成年与社会的姐妹情,是都市女性题材急需解决的问题。在这个层面上,《二十不惑2》可以作为一个很好的样本。

剧集对姐妹情的呈现首先是日常的。因为打工人都很忙,所以没有办法经常相聚;很多时候遇到了困难和烦恼,也无法及时地彼此询问和安慰,甚至在一些极端的时刻,会将对方当做出气筒。姐妹能够一起做的事,只是躺在沙发上一边敷个面膜,一边八卦一下各自的恋情进展,又或者是一起吃个夜宵,吐槽一下奇葩同事而已。

但信任与亲密正是在这样细碎的时刻建立起来的。同时这种友谊又是界线清晰的。段家宝家破产,好姐妹只能提供一点工作上的人脉,垫一个月的房租,至于还债又或者是帮忙卖产品都是无能为力的;梁爽与赵优秀分手,姜小果要辞职,终究也是一个人做出的决定,好姐妹无法干涉过问。姐妹真正能够做的,只是倾听与陪伴而已,只是用多年的感情去跨越价值观的差异。

这才是现代城市里普通而坚实的情谊。《流金岁月》里朱锁锁找人买下蒋南孙家的房子,蒋南孙帮朱锁锁带孩子,又或者是《我的前半生》里唐晶通过男友给罗子君安排工作,实际上是一种“拟亲属”的关系。它是传统乡土社会宗族同乡关系的延伸,制造的是恩义而非情谊。恩义当然可以提供更具实质性的帮助,但随之也带入交换与控制,消弭了关系中的平等与自由。恩义与情谊并没有绝对的高下之分,只是在现代都市剧里将恩义乔装打扮为情谊,就会在“驴唇不对马嘴”的同时让人倍感压力。

除了相对的平等与自由,城市也是流动的、变化的。城市中的陌生人因为工作、爱好,又或者是一场意外相遇而成为朋友或恋人。同样的,因为意外、工作的变化、生活节奏的差异,朋友或恋人也会离散分别。这既是现代城市生活的风险,也是它的魔力。《二十不惑2》平静地拆掉了第一部中的情侣,在都市情感剧里宛如创举,但这才是都市真实的逻辑。

当然,城市里除了人与人的联结,还有人与人的竞争,个体与资本的竞争。商业与资本的逻辑在城市中高效而稳定地运转,制定生活与游戏的规则。剧集的职场线尽管有不少失真之处,但它的叙事焦点终于转向了个体与规则的冲突,而非办公室政治。当弹幕还在为姜小果与梁爽站队呐喊的时候,姜小果已经与师傅达成了和解,梁爽已经与其他主播合作协商制定新的规则。这其中当然不乏理想主义的色彩,然而却又并不只是空想。城市本身就能够容纳更具有弹性和可能性的关系,只是有待于我们的想象与创造。

或许正是因为诚恳地展现了城市之中人与人的关系、人与规则的关系,《二十不惑2》作为都市剧的“都市感”才得以自然亲切地流露,而不用依靠无人机俯拍的地标建筑、行色匆匆的人群、拥挤的地铁或车流等景观来渲染。与此同时,当我们觉察到老友记们总是在Central Perk咖啡馆相聚,而602四位姑娘的温暖据点是房屋与天台的时候,大概也能体会到或是时代,或是地域对理想城市空间之想象的差异。

现代城市文学与都市文化在中国经历了百年的发展更迭。一代“城市土著”慢慢长大,他们打量城市的眼光终于变得日常而熟稔,因此他们的键盘与屏幕中的城市不再让人震惊。关于中年人的《爱情神话》被称作“都市小品”,关于青年人的《爱很美味》《二十不惑2》,同样可以置入这个序列之中。它们皆是这种日常而熟稔的产物。后者如果能将剧本打磨得更为细致,也未尝不能成为新的《老友记》,陪伴又一代年轻人步入中年。当然也可以批评“都市小品”视野狭窄主题悬浮,然而我们需要的或许并不是一部容纳一切的作品,而是容纳一切视角、一切主题的空间与市场,正如一座座能够容纳一切的城市。

 分享

本文由网络整理 ©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

  •  主题颜色

    • 橘色
    • 绿色
    • 蓝色
    • 粉色
    • 红色
    • 金色
  • 扫码用手机访问

© 2022 www.xagmt.net  E-Mail:  

观看记录